71958106_2528817977175704_9182419871579766784_o.jpg

 

有位爸爸,某次的演講後,臉帶羞澀的模樣,靜靜地等著所有人都問完了,才緩緩地走到我的面前。我有注意到他,發現了舉動,更好奇他想跟我說什麼?

 

「澤爸,你好喔。」他還左右盼了一下。
「你好。」我示意地點了點頭。
「想問您一個問題,不知道方不方便。」他還是很客氣。
「可以啊,請說。」
「就是…..如果要跟孩子道歉,該怎麼說會比較好?」
「你們有發生什麼事情嗎?」
「之前..(過程省略)…..,後來我太生氣了,很大力的打了她。我馬上後悔了,但是,因為我還在生氣,嘴上仍然罵了幾句,就離開了。」
「然後呢?你跟孩子的相處有變嗎?孩子多大?」我會這麼問,越大的孩子可能會不跟爸爸說話。
「後來,彼此似乎裝作沒事發生一樣,但是我的心中始終有個芥蒂。她是女生,小學三年級。」
「所以,你心中有後悔嗎?」
「是阿。很後悔,但是又不知道該怎麼跟她表達。」
「爸爸,我覺得你很棒耶。有想要去跟孩子和解的心。我們都是有了孩子之後,才開始學習當爸媽的。我們一定會犯錯,我也對孩子犯過錯。做不對了,我們內心會後悔、會挫折,這是正常的,但是,會願意去面對與改正的卻不多,你真的很棒。」我繼續說「爸爸,我請你要接受這個後悔、允許自己挫折,告訴自己,我是可以悔恨的。然後,有空的時候,先沉靜自己的心,做個深呼吸,把當時的狀況在腦中跑一遍。想一想,如果下次再發生了類似的狀況,可以怎麼做會更好。」
「好的。」他點了點頭。

 

如何與孩子道歉?

 

「至於,爸爸,你說你想要跟孩子道歉,卻不知道該怎麼說。你有試過嗎?」我再問這位爸爸。
「沒有,不知道該怎麼開頭。即使開了頭,也不知道要怎麼說。」他說。

 

我心想,這倒是,父權至上的社會,肯拉下臉道歉的爸爸真的不多。即使有,多半也是在辯解罷了。

 

「介不介意你假裝是你的女兒,而我是你。我們來練習模擬一下,請你用女兒的角度來聽聽看,這樣的說法,感受如何?!」我邀請他來試試看。

 

「女兒啊,妳現在有空嗎?」我扮成爸爸。
「嗯,有阿。」他扮成女兒。
「女兒,妳還記得上次XXX的事情嗎?」
「記得。」
「那次,爸爸打了妳,妳還有生爸爸的氣嗎?」
「還好。」
「還好的意思是,還有生氣? 還是以及完全不生氣了?」
「不知道。」
「妳回答不知道,是因為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嗎?」我反問。
「嗯。」爸爸扮成的女兒點點頭。
「謝謝妳告訴我。」我頓了一下,繼續說:「爸爸會問妳,只是想要了解妳的想法與感受。其實,不管妳有沒有生我的氣,爸爸都想要跟妳道歉。女兒啊,對不起。爸爸上次因為太生氣,打了妳,真的對不起。妳那個時候,很痛嗎?」
「嗯。」她略略的點了點頭。

「爸爸因為妳那時的表情與舉動,內心好生氣,好生氣。不過,爸爸不能夠因為生氣,就動手打妳,這絕對是我的不對,爸爸希望可以得到妳的原諒。」

 

我再說道:「爸爸真的很愛妳,妳是我們的第一個小孩,我也是第一次當爸爸。所以,很多事情,爸爸也在學,過程中,也會犯錯。這幾天,我因為我的錯,感覺非常後悔。」

 

我再頓了一下,說道:「爸爸想了好久,下次,如果我們又發生了類似的狀況,爸爸生氣了,會試著用別的方式,甚至是直接走開,等我們都冷靜了再來說。同時,爸爸也希望,妳之後有不耐煩,可以用更好的方式跟我說話,好嗎?」
「好。」
「女兒,妳願意原諒爸爸嗎?」我最後再問。

 

讓孩子感受到我們的真誠

 

「爸爸,如果你是女兒的話,剛剛的說話方式,會真心的願意原諒嗎?」模擬完畢,我跳脫出來,問問他聽的感覺。
「會。會原諒。」他點頭。
「是什麼原因,會讓你是真心的願意原諒呢?」
「很真誠的感覺。」
「是啊,爸爸。道歉的時候,就誠摯的道歉,相信女兒一定會感受到的。」

 

 

這位爸爸,真的超棒的。我內心都因為他鼓起勇氣的詢問,而深受感動。
 

 

薩提爾的一致性對談,包含了『關注他人』、『關注自己』與『關注環境。』也就是,不爭論事情上的對錯與輸贏,而是在乎雙方的感受,再一起想辦法來面對事情。

跟孩子道歉的對談上,需要謹記【三不一要】的準則,也就是,不爭論不指責不辯解,最後,要真誠
 

 

只要願意如實地對孩子闡述自己後悔的感受,誠實地點出自己的過錯,讓孩子領會到我能明白你當時的痛,然後,再提出下次可以怎麼修正。

相信,因為衝突的傷痛,就能稍稍地被撫平,親子之間的關係,才能夠重新回到緊密的連結。

 

----

澤爸的書
→《世界愈快.對孩子說話要愈慢
→《陪伴你的力量
→《讓孩子在情緒裡學會愛

----

歡迎加入澤爸的Facebook粉絲團

 


 

mewe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