偏心.jpg

 

最近演講時,不知為何,許多爸媽都不約而同地問我『偏心』的問題.

「澤爸,姊姊總覺得我比較疼妹妹,常常說我不公平.我要怎麼跟她說.」有位媽媽問.
「您是怎麼說的呢?」我依照慣例先反問.
「我說"哪有!".然後,姊姊就指責我"明明就有".」媽媽回.
「姊姊生氣了,那妳又是怎麼對她說的呢?」我再問.
「那妳講啊,我怎麼偏心了?」媽媽要孩子舉例.
「孩子有說嗎?」
「她說什麼我都比較照顧妹妹,都不理她.妹妹要買什麼都可以,她買就不行.」
「然後呢?您是怎麼回的?」
「我就說,她還小啊,比較需要我們的照顧.不然妳幫我照顧她啊,這樣我就可以多陪妳啦.」媽媽是用解釋的說法.
「姊姊聽了,有接受嗎?」
「當然沒有啊,更生氣地反駁我.」媽媽沮喪的說.

此時,我邀請這位媽媽與我角色互換.她當姊姊,而我是媽媽,試試看除了解釋之外,還能怎麼說?!以及聽者的感受是什麼?!

不急著解釋,先同理再和解

「姊姊啊,妳覺得我比較疼妹妹,是嗎?」我先來開頭.
「對.媽媽比較疼妹妹.」
「那麼~媽媽有做過什麼事情?或是說過什麼話?讓妳有這種感覺呢?」我沒有說“哪有”來否認,而是先詢問孩子的想法.
「媽媽都比較照顧妹妹,常常不理我.」
「是喔,發生的時候,妳很難過嗎?」我詢問孩子的感受.
「嗯,好難過喔.」
「媽媽都不知道妳有這麼難過,媽媽想要先抱抱妳,好嗎?」不解釋事情,而是先安撫情緒.


「姊姊,那麼~最近有沒有發生類似讓妳難過的事情呢?」假裝已經安撫過情緒後,我繼續說。
「有啊,像昨天我想要妳唸故事書給我聽,妳說妳在照顧妹妹,要我等一下,結果都沒有唸.」
「是喔,讓妳這麼難過跟失望,媽媽感到很抱歉.可能是因為照顧妹妹到太晚,必須要睡覺了,所以才沒唸給妳聽.媽媽真的很不想這樣.」我頓了一下,接著說「等一下,妳想要聽故事書,但是,我又必須照顧妹妹時,妳覺得該怎麼辦呢?」
「我不知道.」
「媽媽想了一些辦法,像是,在照顧妹妹前,我先提早唸給妳聽.或者是今天沒唸到,明天有空時,我們唸兩本.妳覺得哪一個方法比較好?」
「唸兩本的好了.」
「OK~我們打勾勾.媽媽還是想要再跟妳說聲抱歉,讓妳有我比較疼妹妹的感覺,也謝謝妳告訴我,這樣我才知道,再與妳一起想辦法和討論.請妳相信,我很愛你們兩個的,沒有比較疼誰喔.」我用一致性對話來與孩子達成和解。

對話的溫度,讓孩子把『偏心』拿掉

「媽媽,如果妳是姊姊的話,妳聽完這段對話的感覺是什麼?」角色互換結束,我問問這位媽媽的想法.
「覺得很窩心,媽媽還是一樣很愛我.」這位媽媽邊說邊沈思剛剛的對話過程.

當孩子的心中早有偏心的主觀認定時,再怎麼解釋,其實都只是在口舌上論輸贏.孩子被我們講到無話可說,不代表心中是服氣的.

唯有透過對話,先以感受為出發點,連結彼此的內心.情緒湧出後,安撫情緒後再達成和解.如此,孩子才會真正的把『偏心』的想法拿掉.

 

----

澤爸的書
→《世界愈快.對孩子說話要愈慢
→《陪伴你的力量
→《讓孩子在情緒裡學會愛

----

歡迎加入澤爸的Facebook粉絲團

 


 

mewe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