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婆幫澤澤檢查聯絡簿的時候,翻到了通知單,立刻拿給我看:「學校有『小小說書人』的比賽耶.」我一聽到立馬把通知單仔細地看了一下,不過我第一個念頭是『問清楚是怎麼比的.』因為孩子會因為不同的年級而呈現出極大的落差,假使比賽的方式是全校混合,讓一年級初次上台的澤澤跟已有豐富經驗與技巧的高年級生一起比,這肯定會打擊到澤澤的自信心,反而會出現反效果.於是我把通知單遞回給老婆說:「我們問一下老師,這個『小小說書人』是怎麼比的?是全校一起混合呢?還是每一個年級自己比,問清楚再說.」

 

隔天,在聯絡簿上得到了老師的答案,『小小說書人』比賽是依照低、中、高三個年級做區分比賽的.也就是說,如果澤澤願意比的話,一同參加的參賽者為一、二年級的同學.我心想「很好~」,不過,接下來當然是整個過程最困難的部分,就是詢問當事人的意願囉.

 

我問澤澤:「你們學校有舉辦『小小說書人』的比賽耶,你要不要參加?」

 

澤澤決定參加比賽

 

先前還在讀幼稚園中班的澤澤,其實早有參加過類似的經驗,在全幼稚園師生面前講過故事.當時的澤澤意外地備受好評,經由老師的轉述,澤澤面對近百位全體師生,講超過5分鐘,還外帶肢體動作與語調表情,老師看的是又驚又喜,我聽了也是詫異非常.當然~我相信幼稚園的活動一定與小學的正式比賽不一樣,但搞不好幼稚園的成功經驗會不會讓澤澤說聲「好啊,我試試看.」的幻想.

 

我問了之後,澤澤頭也不抬的快速回答:「我不要.」果然~兒子毫不猶豫的讓我的幻想破滅.正當老婆試著要跟澤澤說的同時,我想的只有「真的要讓孩子去試嗎?」因為,這絕對是個辛苦的親子拉鋸戰.假使處理的稍有差池,父母想要孩子好的立意,孩子可能完全沒有感受到,反而引發更多的怨言與家庭衝突.何必呢!!

 

是否繼續希望孩子參加,我觀察的只有兩件事情,第一是孩子的個性,第二則是孩子的能力.只要澤澤個性可以或是有這個能力,就應該想想辦法鼓勵去參加.因為一條魚只是待在魚缸裡,永遠不知道自己可以游的多快跟多遠.或許也有父母會覺得,就是因為孩子不會,這是他缺少的部分,更需要讓他去練習.關於這點我的想法是,想要讓不會也不需要游泳的貓咪學游泳,其實去小池塘就好,根本不用去大海洋.硬推下海,只會讓貓咪更怕水,搞不好連池塘都不敢下去了.澤澤活潑、外向、不畏群眾,這在澤澤中班時就已經顯露一二了.於是,我想要鼓勵澤澤一試.

 

我鼓勵著澤澤:「爸爸覺得你可以試試看.你之前在幼稚園的時候就很棒啊,沒有問題的啦.」澤澤想了一想,還是回答:「嗯~~我還是不要.」我不放棄的繼續追問:「那~為什麼不要?跟爸爸講好不好.」澤澤:「因為.....我都不認識,我會怕.」原來只是因為怕與不認識的人講故事,那就好辦了,於是我還是鼓勵著:「爸爸知道你一定會怕,但是爸爸媽媽都覺得你一定沒有問題的耶,可以試一次看看啊.」這次澤澤回答地更堅決,搖著頭說:「不要,我就是不要參加.」

 

當孩子找不到蝴蝶去追逐時,父母需要適時的成為螢火蟲,發著光引導著孩子往蝴蝶的方向跑去.所以~我決定丟隻螢火蟲引著澤澤往前跑.

 

「不然~爸爸給你一個獎勵.」平時對於澤澤的所有成績與表現是絕對不會跟獎勵扯上關係,所以當澤澤聽到這二個字時,眼睛立刻為之一亮的反問:「什麼獎勵?」我看澤澤似乎有了興趣,但也更需要把規則給講清楚了:「獎勵必須要我們一起討論,可以是書、是玩具、出去玩或是大餐,你提供選項,但是價錢跟最後的決定權是我.」因為這只是個引去找蝴蝶的螢火蟲,不必是金山銀山而把真正的目標給模糊了.看著有點失望的澤澤,我還繼續說:「不過得到這個獎勵很簡單,你只要做到三件事就可以了.」「哪三件事?」澤澤問道.我說:「只要勇敢上台,把故事清楚地講完,然後下一次還要再參加.這樣就可以了.」此時的澤澤陷入深深的思考當中,我逗著澤澤:「怎麼樣?爸爸平常都不會給你獎勵的耶,機會難得喔.如果還是不要,那就算啦,爸爸絕對不強迫你.」澤澤想了一陣,突然很大聲的回答我:「好!!我要參加.」我瞪大了眼睛:「真的.」澤澤點點頭:「嗯~對!我要參加.」此時,我已經藏不住嘴角正在上揚的笑意.

 

一起來找故事吧

 

回到了家,我們翻著一本又一本、講著一則又一則的故事,每當講完一個之後,我都會問澤澤:「怎麼樣?要唸這個故事嗎?」有的故事太長、有的太複雜、有的意境太深.對此,我只有一個想法,就是「上台講故事的是孩子,故事就讓孩子自己決定吧.」最後,我們讀到了『老虎表哥貓表弟』的這個故事,我心裡想著,應該就是這個了,因為故事簡單不複雜,短短的剛好,又是貓又是老虎的不易排斥.果然,「怎麼樣?要唸這個故事嗎?」就看澤澤點點頭說:「好,我要唸這個故事.」

 

一旁的老婆拍了拍我說:「ㄟ,這次『小小說書人』的主題是『與臺灣相關』,『老虎表哥貓表弟』這個故事,可以符合到主題嗎?」我攤了攤手說:「無所謂啊,只要兒子勇敢上台,把故事清楚的講完,然後下一次再參加就可以啦.與主題沒有很接近沒有關係啦.」只見兒子有點擔心的說:「但是如果老師說不行的話怎麼辦?」

 

我想了一想說:「這樣啊~那...我們就來問一問老師囉.」

 

與老師的溝通

 

隔天,我特地跑到學校找老師,詢問了澤澤的班導師.同時,我也希望可以適度地傳達給老師,我們對於澤澤關於這次的比賽的期許.畢竟,假使老師的期望是得名,我們的期許是只要安全下莊即可,不同的目的而施展在孩子身上的壓力是不同時,孩子也會無所適從,甚至產生反彈,那~這也不是我們所樂見的,所以,與老師溝通且達成共識是相當重要的一步

 

很幸褔的,我與老婆覺得澤澤真的遇到了一位好老師,同時許多的觀念也跟我們不謀而合.澤澤的老師聽了只跟我說:「哎呦~什麼題目都可以啦,現在讓孩子去比賽,只是去練膽子的.不必要求太多,肯上台講話就已經值得鼓勵了.」我聽完開心不已「沒錯,老師,我跟你想的一樣,太好了.」與老師的共識一拍即合之後,就要開始進行下一個準備了.

 

(過了幾天,老師希望我們可以提供講稿,以便在學校時可以幫忙練習.由於澤澤屬於隨機應變且沒有死背稿的說故事者,所以在講稿之前言與老師再次溝通說明.澤澤的好老師,也很快地提供回應.澤澤實在是太幸運了.) 

S__3809282  

 

小小說書人的準備

 

講完幾次之後,先讓澤澤試著自己說說看,發現澤澤想硬要去記,反而說的很卡,與他平常私下講故事時有落差.於是我用我演講的經驗,以及依照澤澤的個性,教了一些方法與技巧,就是~背故事的順序而非細節,記故事的畫面而非文字.因為有了順序就會有主軸,有了畫面而所有的細節與動作也自然會有.最重要的重點是,把講故事的本質還給孩子,讓孩子用自己的方式表達出來,而非死背大人寫出來的文字以及刻意擺出來大人指定的動作

 

之後在比賽前的兩個禮拜,我們只有讓澤澤做一件事情,就是每天練習兩遍,躺著講、坐著講、洗澡時講、睡覺前講都可以.目的只有一個就是熟練.我們都知道,到了現場面對一大群人,表現一定會打折扣,腦袋會空白,口齒會不清,只有『練習』可以讓這個折扣會扣少一點.畢竟,我們丟出這個螢火蟲,是希望澤澤可以找到蝴蝶,發現蝴蝶的美,看到蝴蝶的快樂,接著不需要老虎或螢火蟲,就會自己往蝴蝶的方向跑了.如果第一次的比賽就讓澤澤充滿著挫折,沒有找到蝴蝶反而跌進山谷,那豈不得不償失呢.所以~即使沒有要求名次,但依然要不斷地堅持練習,才是讓孩子建立信心的不二法門

 

小小說書人比賽囉

 

比賽的日子近了,原本都還無所謂的澤澤,前一天突然跑出緊張的一面,一直大喊甚至哭著說:「我不要參加了啦,我不要去講小小說書人了.」我與老婆給他安慰與鼓勵,以及相信他絕對可以.不用說服、不要動怒,讓澤澤的情緒可以適當的發洩即可.我們大人於重要日子的前一天或前一刻也都會如此,只是大人比較可以按耐得住,小孩子會直接表達.只要給予信心,都一定沒有問題的.

 

比賽當天,家長不能進去陪同,現場只會有評審與參賽選手.但我依然在比賽時間的前半小時到教室門口陪澤澤,牽著澤澤的手到會場的路上跟澤澤說:「爸爸雖然沒有辦法直接看你演講,但是爸爸就在門的外面,爸爸一定會聽到然後聽你講完才會離開,所以~一定沒有問題的.」感受到澤澤那握得很緊的手,當下我能給予澤澤的,只有一份安全感而已.讓澤澤感受到,爸爸會陪著他以及相信他,給予他勇敢往前的勇氣與信心

 

一號參賽者澤澤,學校的老師裝麥克風的同時,我緩緩地退至門後,澤澤看著我,我只有微著笑、點著頭,我知道~他好緊張好緊張,也相信~他一定可以.聽著澤澤講著故事,如同練習般的順暢,即使伴隨著微微顫抖的音調,他那勇敢的心與堅韌的意,在爸爸的心中已是滿分.更讓我意外的是,講故事的當中,澤澤有出現停頓、卡住甚至落掉一小段落,厲害的澤澤都可以很順的用自己的話語接回來,順暢且清楚的講到結尾.爸爸在門外已經感動到淚流滿面,真想衝進去給澤澤一個大大的擁抱.

 

比賽之後

 

我與老婆描述著澤澤的表現,也與老婆說:「我們看到澤澤,就只要給他稱讚與鼓勵就好囉,所有的建議跟批評就免了,留到下一次吧.」與我有一致想法的老婆當然認同,而我繼續說:「因為第一次上台,主要是給孩子勇氣,讓他有下一次還敢繼續站上去的信心,其他的像是內容與技巧等,都可以慢慢來,用不著急於一時.否則,為了『孩子可以再更好』而灌了一堆意見與批評,卻讓他不敢上台,那就很可惜啦.」老婆點了點頭,突然又想到了什麼似的問:「那兒子下一次不參加怎麼辦?」我奸笑著說:「這個我最了解啦,如果真的有這個能力與個性,嚐過了一次站在台上的成就甜頭後,發現了蝴蝶之美,就會自己主動去追逐了,怎麼可能拒絕下一次呢?!嘿嘿嘿嘿~」

 

澤澤下課了,在回家的路上,都不斷地給澤澤讚美與鼓勵,澤澤雖然有點懊悔沒有講的很好,但卻感受不到一絲的難過,只有開心的笑容.

 

人生不是百米賽跑,而是有著不同終點的馬拉松.也不是先到先贏,而是有堅持地跑到那屬於自己、獨一無二的終點才是真正的贏家初次的體驗,不用揠苗助長、沒有高度期待,只有滿心稱讚.相信孩子會隨著每一次的機會而慢慢的進步.人生是很長的,不用急於當下的勝負,只有贏得未來的終點才是最重要的.

 

澤澤後來有得名嗎??呵呵~我也不知道,但~重要嗎?

 

--

歡迎加入澤爸的Facebook粉絲團

 

IMG_6674  

mewe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