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年除夕,走往捷運站回爸媽家的路上,遠遠地就看到年約八旬的一位老婦人坐在路邊,穿著端莊、氣質高雅、和藹慈祥,心想「這老婦人應該是在等人吧。」當我們又往前走了幾步,那婦人發現了我們會經過她身邊,就開始面帶笑容,然後一直看著我們。當然,我也發現她正在看我,正覺莫名之際,突然發現她的手上捧著一個小小的塑膠碗。我好奇的心開始萌芽了,心裡想著「難道~是希望路過的人可以幫助她嗎?

 

我右手牽著花寶,左手拉著澤澤,腦中也浮現了許多的可能性與故事。「她的穿著,不像是需要幫助的啊?!」,「但是~為什麼會捧著碗呢?」,「而且還是在大過年的?!」想著想著,我們也經過了她的面前。此時,這氣質和藹的老婦人,微微仰著頭,帶著笑容對我們說「新年快樂喔!」我也點點頭示意一下,同時往碗裡一瞄,看到碗中是有著幾個零錢的。於是,更加確定了我的假設。

 

帶著澤澤與花寶又向前走了好幾步,那老婦已在我們的身後,我腦中一直在盤算著「要幫助她嗎?」。還在思考的同時,我轉過頭去,就看到這身段典雅老婦人依然挺著腰桿,但卻低了頭,看著地面,收起了笑容,面帶憂傷且輕聲地嘆了口氣。我停下了腳步,放開牽著澤澤與花寶的手,掏了掏口袋,抓出了一百多塊的零錢。我接著把零錢分給了澤澤與花寶,然後往那老婦人的方向比了一下說:「來~把這些零錢放到那位阿嬤的碗裡。」澤澤帶著疑惑的眼神看著我,我笑著跟他說「沒關係,拿過去就對了,然後要記得說"新年快樂"喔。澤澤率先跑去,捧著零錢還在原地搞不清楚狀況的花寶,我拍了拍她,說:「跟著哥哥過去,把零錢給那個阿嬤,然後跟阿嬤說"新年快樂"。於是開心有個任務的花寶,跟著哥哥一同過去。

 

那名老婦,可能對於我們折而復返有些驚訝,看到兩個可愛的孩子過來,露出了驚喜的表情,也一同道謝著。澤澤與花寶也沒忘記著,用爽朗的聲音說出:「新年快樂。」這老婦人聽到了,笑得更是燦爛,又是謝謝又是稱讚兩小。澤澤與花寶完成任務,小跑步回到我身邊,老婦循線看到了我,我也微笑點頭說:「新年快樂喔。」老婦人抿著微笑,慈眉善目的神情,也對著我點點頭。

 

我們繼續往前走去,此時澤澤突然發問了:「爸爸,為什麼我們要給她錢?」我想著要怎麼用澤澤聽得懂的話語來回答他,接著跟澤澤說:「今天是過年,我們都會跟誰在一起?」澤澤說:「跟家人呀,就跟我們現在要去找爺爺奶奶一樣。」我說:「那~找家人做什麼呢?」澤澤:「玩啊,吃飯呀。」我說:「是啊。那剛剛那個阿嬤,旁邊有家人嗎?」澤澤想了想,搖著搖頭說:「沒有。」我繼續問:「那個阿嬤,看起來有像是要去玩?去吃飯嗎?」澤澤還是搖搖頭說:「不像。」我:「嗯嗯~特別是在過年的這個時候,這阿嬤沒有要去跟家人吃飯或是玩的樣子,手上還拿著裝有零錢的碗,所以爸爸才想說,或許她是需要我們幫忙的。

 

此時,澤澤突然問了我沒想過他會問的話:「爸爸,那你覺得....她會騙我們嗎?」我恍然一笑,先反問他:「你覺得呢? 她會騙我們嗎?」只見澤澤眉頭一鎖,想了一會才緩緩地說道:「其實她是有家人在等著她吃飯的...所以...有可能她是騙我們的。」我說:「嗯~這當然有可能。但....如果沒有呢?」澤澤又陷入了深思,才又說道:「如果沒有,那可能會需要幫助。

 

此時,我再次停下了腳步,轉過身對著澤澤,跟澤澤說:「爸爸不知道那個阿嬤有沒有騙我們。就像你說,有可能是真的,也有可能是假的。」我頓了一下,接著說「不過,爸爸只知道,如果被騙,也就這一百多塊;但如果是真的,一百多塊錢,對於那個阿嬤而言,這小小的幫助,絕對是遠遠的超過這個價值的,特別~是在這個應該要與家人相聚的夜晚。」澤澤點點頭,帶著似懂非懂的模樣,繼續往爺爺奶奶家前進。

 

除夕的夜晚,與家人們聊著天、吃著飯、拍著照。懵然又會想起這氣質非凡的老婦人,不知她會坐在路邊的背後故事為何,期望她往後的每一年都可以過個好年。

--

歡迎加入澤爸的Facebook粉絲團

 

DPP_2223_1    

全站熱搜

mewe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