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我們犯了錯

騎車載著澤澤往目的地前進,看了看手錶,微微皺著眉頭,喘了一大口氣,「糟糕!快要遲到了。」心頭一慌,看著距離幾公尺遠的綠燈,心想一定要衝過去,於是右手一催,趕緊加速前進。不妙,眼看只差幾秒就可右轉成功了,偏偏此時黃燈就在你面前變成紅燈。哪管的了這麼多啊,先減了速,左顧右盼了一下,緩緩地滑過停止線,假裝不經意地不小心越過了斑馬線,再神不知鬼不覺的右轉成功。

 

正當我要再催油門往前衝的時候,後方突然傳出了純潔且明亮的聲音「喔.....闖紅燈.....」是誰? 難道~是神明嗎!! 正當我準備向上天懺悔之際,神明又發出了正義之聲「爸爸!!你剛剛闖紅燈喔。」啊~~~原來是澤澤呀。

 

孩子面前高高在上,似乎不會犯錯的我們,這個時候,要硬坳找理由帶過呢? 還是要在孩子面前承認呢?

 

孩子找理由來躲避錯誤

父母:「你剛剛有打人嗎?」

孩子:「是他先搶我東西的。」

--

父母:「你為什麼要踢弟弟?」

孩子:「我只是腳伸直而已,是他剛好在那邊。」

--

父母:「這東西是誰丟的?怎麼弄得亂七八糟。」

孩子:「哥哥跟姐姐也有一起丟。」

--

是別人先犯錯的、千錯萬錯都是別人的錯、拉共犯來分攤錯誤,反正就是不會先講到自己,這都屬於為了躲避責任的理由與藉口。當然,事出必有因,但理由應是用來描述過程,而非拿來躲避責任。「你只要回答有還是沒有。」、「爸爸有看到你是有用力踢喔!」、「我問的是你,那你有沒有丟呢?」此時,父母一定要堅定著對談方向,讓孩子回到面對事情本身,而非陷入理由的澄清與藉口的辯論的漩窩之中。

 

父母面對孩子犯錯的當下,堅持著應有的態度與方法外,還要了解為何孩子會找理由來躲避錯誤的原因。我想除了明哲保身,孩子平時主要模仿及學習的對象,或許也是影響的原因之一,特別以父母為最,千萬不要認為孩子還小而忽略了。

 

當孩子的是非觀念正在形成之時,父母親的以身作則就相當的重要了。

 

Children See, Children Do

澤澤:「爸爸!!你剛剛闖紅燈喔。」

 

「沒有,剛剛明明是黃燈。」、「偶而一次,沒有關係啦。」、「還不是因為你上學要遲到了。」"硬坳"、"僥倖"、"全是為了孩子"等想要合理化的藉口,都在我的腦海中閃過,但我後來選擇的回應是對著孩子承認自己的錯誤

 

我:「嗯,對~爸爸剛剛闖紅燈右轉了。」澤澤義正嚴詞的講:「爸爸~紅燈停、綠燈行,你怎麼沒有停呢?!我想了一想:「沒錯,澤澤說的對,爸爸剛剛應該要停下來的。接著,我緩緩地退回到剛剛超越的停止線,轉頭對澤澤說:爸爸做了錯誤的示範,對不起,下次一定不會再犯了。」此時,只見後座的澤澤帶著"孺子可教也"的神情與笑容,笑瞇瞇地看著我。

 

當我們為人父母犯了錯,不找理由,不找藉口、不怪罪於他人,直接坦然認錯,負起應有的責任,然後下一次不要再犯。其實,就是對孩子最好的身教與言教。「Children see, children do」我們正在做的,孩子正在看,同時也正在模仿著。不僅對孩子,我們與任何人之間的相處,孩子都會看在眼裡的喔。

 

是非與對錯,在孩子的世界裡其實很簡單,是我們大人把它搞複雜了。

-- 

歡迎加入澤爸的Facebook粉絲團

DPP_0127  

 

全站熱搜

mewe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