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澤澤,再玩10分鐘就要回家囉!」

 

「好~」澤澤很爽快地回答,然後繼續跟小朋友玩。

 

 

 

10分鐘後....

 

 

 

「好啦!~10分鐘到囉!澤澤回家吧。」

 

澤澤背對著我,不發一語

 

「澤澤,爸爸再跟你說話,有聽到嗎?10分鐘到囉。」

 

澤澤有點不情願的表情轉頭看著我說:「阿~這麼快,我還想再玩。」

 

「是阿~但是也不能不理爸爸阿。因為現在已經要8點了,我們還要回家洗澡,明天要上課阿。」

 

澤澤不甘不愿地緩緩起了身,跟在我的身後,手上拿著依依不捨的玩具。我提醒著澤澤,要去穿外套、穿鞋子跟背包包,還有要把玩具還給主人。

 

就在我跟澤媽也都準備好自己跟花寶的東西後,回頭找澤澤,就看到澤澤完全沒有去弄回家的東西,還在拿著別人的玩具跟小朋友玩。

 

我向前走了幾步,叫到:「澤澤,要回家囉。」

 

澤澤:「............」澤澤背對著,完全沒理會我。

 

我就在他兩步之遙,自認為我的聲音是聲如洪鐘,怎麼可能沒聽到。而且剛剛已經一次這樣了,不過我還是耐着性子,再跟澤澤說

 

澤爸:「澤澤,有聽到爸爸在跟你講話嗎?剛剛有講過玩10分鐘就回家啦~」

 

澤澤:「..............」居然依然背對著我,而且還是不理我。好阿~這小子。

 

我往前跨了一步,加大點音量:「澤澤,這是爸爸第三次叫你囉。」

 

澤澤:「...............」還在原地玩著玩具,咻咻咻的拿著飛機飛來飛去。

 

可惡阿~這擺明是假裝沒聽到爸爸講話,想說這樣就可以繼續玩。你老爸是何許人也,怎麼可能會這樣讓你得逞?

 

我這次直接走到他旁邊蹲了下來,用手拍著他的肩膀,我的血盆大口挪到他的耳朵只有15公分距離的距離處:「兒子,爸爸在跟你講話。」

 

這次澤澤終於轉頭了,還帶著心有不甘的哀怨表情看著我。什麼阿~我才是被害者耶,被忽視的人是我,為什麼你要裝成一付無辜的模樣呢?!但是長得可愛還是有點用處,因為他那嘟嘴皺眉的討喜模樣,我還是有點心軟了。不行.....告訴我自己,該堅持的就一定要堅持。

 

澤爸:「你剛剛有聽到我在跟你講話嗎?」澤澤點了點頭。

 

澤爸:「好~所以你剛剛是故意不理我的囉。」澤澤應該是自知理虧不敢回話。

 

澤爸:「那你為什麼不理爸爸阿?」

 

澤澤:「因為我還想要玩。」

 

澤爸:「我知道,但是也不能這樣不理爸爸阿,爸爸還叫你三次耶。」

 

澤澤低著頭沒有說話。

 

澤爸:「爸爸其實剛剛有點難過。不是因為你想要繼續玩而不高興,而是你明明有聽到爸爸講話,但是你卻是完全不理我。如果你想要玩,可以跟我說然後討論的。而且10分鐘前你已經一次了。所以......」

 

聽到爸爸說了"所以"兩字,抬著頭看著我。

 

澤爸:「所以爸爸現在也不理你,讓你體會一下這種感覺。」

 

澤澤立刻哭了起來:「我不要爸爸不理我。」

 

因為澤澤等於是連續不理爸爸,之前已經講過一次了,後來更是變本加厲,所以當時已經打定主意要給澤澤小小處罰一下。「處罰要與發生的事情有關聯性」既然你不理我,那我就用“不理你”來當作處罰,而且一定是有用的。為什麼呢?因為澤澤還小,很多事情依然需要大人來幫忙跟協助。我不理澤澤,澤澤在生活上就會有所不便,那他一定會深有所感。當然,這個方式要有另外一半在旁配合才行,除了也要一起幫忙放手之外,還是要顧及到孩子的安全性跟生活性,依然要有大人在旁看著。如果孩子已經大了,可以自己做很多事情的時候,那就可能就要換個會有感覺的處罰了,不理孩子,比較大的孩子搞不好還很開心勒!

 

從我說完的那一刻起,我就真的不理他。

 

「爸爸,你可不可以幫我拿一下這個?」「.........」,在門口要我幫忙拿東西的澤澤,看到我沒有回他話,這個時候就知道爸爸是玩真的了。

 

平常睡覺前,都是我幫澤澤洗澡、刷牙、穿衣服等這些事情,這次全部都是他扁着嘴巴自己做。而澤媽也配合著這個處罰條例,不然爸爸不理、媽媽理,這個處罰就沒有用啦!就是要讓他心中有感,才叫做處罰。

 

澤澤難過著做著這些事情。準備要睡覺時,我走向澤澤,在澤澤的面前坐了下來。

 

澤爸:「怎麼樣?喜歡爸爸不理你嗎?」

 

澤澤:「不喜歡。」

 

我主動跟澤澤示好,因為我覺得處罰要適當,體驗過就好了,畢竟不是什麼大錯。而且父母不可能太久不理自己的孩子,所以我在合理的範圍內先去讓這個處罰中止,因為「千萬不要對孩子說不可能會做到的話」。例如在百貨公司玩具區,孩子不肯走,父母威脅說:「再不離開,爸爸媽媽就走囉、不要你囉。」或是孩子不吃飯,父母恐嚇說:「你再不吃,就餓死算了。」最後,爸爸媽媽還是留在孩子身邊、還是會讓孩子吃飽,那這些話等於是慢慢地摧毀著爸媽在孩子面前的威信,久了,孩子根本就不會理會爸媽說的話。也就是說,對孩子說的所有嚴厲的話,說到最好就是要做到,並控制在自己跟孩子可以承受的範圍內,在說出口前就要想一想,不要一直對孩子信口開河啦,因為最後沈船的搞不好就是父母本身。

 

澤爸:「其實爸爸也不喜歡,爸爸也有好多話想要跟澤澤說。那~以後都不可以不理爸爸喔。」

 

澤澤笑了:「好!那爸爸也不可以不理我喔」

 

澤爸:「當然~我最愛跟我兒子聊天了。」

 

我伸出了大手,跟澤澤的小手一握,表示了父子之間的約定蓋了印章。

 

而這已經是兩個多禮拜前發生的事情,目前為止,澤澤都依然遵守著與爸爸的約定。

------

歡迎加入澤爸的Facebook粉絲團

DPP_9802  

 

全站熱搜

mewe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