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年初二,澤爸帶著ㄧ家大小回到澤媽的娘家過年。澤澤跟花寶與兄弟姐妹們都玩到不想回家了,直到快十點才依依不捨的準備離開。

 

玩得開心又有點累的澤澤,穿好了外套跟鞋子,也背好了包包,蹲在門前等著我們。澤爸把花寶弄好後,把花寶抱了起來放在娃娃車上,這個時候,蹲在一旁的澤澤開口了。

 

澤澤:「爸爸,我可以一起坐娃娃車嗎?」

 

澤爸:「你也累啦!」澤澤點點了頭

 

澤爸:「不過~這個娃娃車是妹妹在坐的,那你要問妹妹囉!」

 

澤澤跑到娃娃車的前面,彎著腰還面帶著微笑對著妹妹問道:「妹妹,我可以跟你一起坐娃娃車嗎?」

 

花寶很俏皮低想了一想,用可愛的語氣回答:「恩~不要!」(兩歲的孩兒,只要是可以說“不要”,都會覺得很好玩,問孩子問題其實是有方法的呢!請看這篇文章)

 

澤澤帶點失望的語氣:「阿~哥哥的腳好酸喔,可不可以讓哥哥一起坐娃娃車?」

 

花寶有可以繼續說“不要”的機會,怎麼可能放過呢!!當然是繼續帶著好玩的表情說:「恩........不.......要!!」

 

澤澤就一付沮喪的模樣,看著我:「嗚嗚~妹妹都說不要。」

 

澤爸:「那也沒辦法阿,這個娃娃車現在是妹妹在坐的阿,妹妹可以說不要阿。」

 

澤澤難過低緩緩起了身,些許有氣無力,像是軟骨動物般低軟趴趴的,兩腿彎曲、兩手垂釣着,左晃晃、右晃晃,一付隨時會垮下來似的。

 

澤爸看著澤澤的背影,心裡想著「沒錯,娃娃車是花寶的,花寶有說“不要”的權利,而澤澤當然要尊重花寶的決定,但是澤澤同樣也有“再去試試看”的勇氣。就像是平常在玩玩具,兩兄妹時常為了借玩具而吵架,如果有一方被拒絕了,我都會引領着被拒絕的人,可以再去試試看,但是用不同的方式去問一問,像是從詢問-->輪流-->交換-->同樂。例如「你的玩具可以借我嗎?」(詢問)--> 「等你玩完了,可以換我玩嗎?」(輪流)--> 「這是我的玩具,可以跟你交換你的玩具嗎?」(交換) --> 「你在玩煮飯組,我可以當客人跟你一起玩嗎?」(同樂)。每個方法都可以去試試看,被拒絕了又何妨,如果因為對方一說「不要」就退縮了,那不就是在教你的小孩,只試一次就可以放棄了嗎?!當然,也不要太“盧”阿,方法都試過了,而對方就是不要,就告訴自己的孩子“別的玩具更好玩”,然後跟孩子去玩別的東西吧!不過,初期爸媽一定要旁邊當個協助者的角色,不要打著「讓孩子們自己解決」的大旗就完全不管孩子之間的爭執,因為孩子會卡住的點就是會卡住,因為不知道怎麼做下一步所以才會大哭,而爸媽就是要幫助孩子把這阻塞的點給弄通順了,才可以真正的讓孩子們之間自己處理。

 

於是我就跟澤澤說:「你忘記爸爸平常怎麼跟你說的阿?你可以用別的方法再去問問妹妹阿?」

 

澤澤有點不知道澤爸在說啥的說:「什麼方法阿?」

 

澤爸:「就是詢問、輪流、交換跟同樂阿!」

 

澤澤喔了一聲,恍然大悟的笑了出來,馬上低著頭問花寶:「妹妹,那你先坐,可以到下一個路口的時候換我坐嗎?」

 

花寶還是不要,澤澤又想了一想,「阿」轉身拿了自己的背包,打開後拿出了一個哆拉A夢的小玩偶。擺在花寶的面前,晃阿晃着,問到:「妹妹,哥哥這個玩具借給你,那你可以讓哥哥一起坐娃娃車嗎?」

 

沒想到,這次花寶想都沒想,立刻就說「好」,相當迅速地挪動了身體往前坐了一些,因為要空出讓哥哥坐在後面的位置。澤澤也很開心的爬上了娃娃車,很順手的坐定了位,兩兄妹就邊玩邊唱歌的一起坐在娃娃車上,讓澤爸我推著這很~~重~~的娃娃車。(20kg+12kg=32kg,這個牌子的娃娃車超威的!)

 

或許對於孩子的事物可能會是小事,但是這個「努力再去試試看」的過程,一定會潛移默化至孩子的內心,等長大後就會發芽與開花。

 

--

歡迎加入澤爸的Facebook粉絲團

DPP_9962

 

全站熱搜

mewe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