砰砰砰砰....澤澤非常開心的往我這邊跑來,滿臉笑意的對我說:「爸爸,我可以吃棒棒糖嗎?」我抬了頭,往澤澤手上的方向一望,還真的握著一根棒棒糖。

 

澤爸想了想:「不行喔!你昨天晚上在咳嗽,今天早上起床又在咳嗽,爸爸不想要你變得更嚴重,現在不能吃。」

 

澤澤立刻從開心變成失望,再轉換成有些許的生氣著說哼~我就是要。

 

澤爸用更堅定的語氣:「真的不行!爸爸怕你從咳嗽到喘起來,然後流鼻水跟有痰,最後又感冒了。這樣過年買的零食跟糖果都不能吃了。」

 

澤澤還是很生氣地說:「不管,我要吃。」

 

澤爸還是很堅持的回答:「不行就是不行。」

 

澤澤大生氣的說了一聲:「我不要這樣。」說完就悶着頭轉身背對著我。

 

看到澤澤這麼生氣的我,突然有種想法,為什麼不放手讓孩子自己去思考呢?即使我有說明原因是為他好,只是這樣用父母的權威強逼著他又有何用呢?況且孩子的情緒會變成是來自於“父母的堅持”,而非”事情的本身“,導致情緒發錯了方向。也就是說澤澤很生氣的是原因變成是”爸爸強迫我“,而非”吃不到棒棒糖“。所以我決定要告訴他各種可能性,然後真的讓他做選擇。

 

於是我開始笑笑的跟澤澤說:「好阿~你吃吧!」聽到這句話的澤澤,立刻轉身過來滿臉狐疑地看著我。

 

澤爸:「真的~!不過爸爸要讓你自己去思考看看。你可以現在吃了這個棒棒糖,但是你昨天跟早上都在咳嗽,如果狀況變得更嚴重了,那我們前幾天去年貨大街買的零食跟果凍,你都不能吃喔,要變好了才可以再吃。或是你現在先不吃這個棒棒糖,然後多喝水,今天晚上到明天早上,都沒有咳嗽的話,不管是這棒棒糖還有其他的零食你就都可以吃囉。當然~也有可能你現在吃了之後根本就沒事。所以爸爸讓你自己決定要不要吃。」

 

澤澤想了一陣子,還是滿臉不開心的看著他手中的這顆棒棒糖,看著出來他那小小的內心正在掙扎着。沒過多久,就看到澤澤緩緩的放下這根棒棒糖到桌上,然後帶點負氣的模樣,急步地往我身邊走過。正想安慰澤澤幾句的我,喊了澤澤幾聲,只看澤澤頭也不回、完全不理地帶著不爽的背影往前走。

 

絕大多數的父母,面對這種行為,應該會立即大吼:「給我站住,你在發什麼脾氣阿。」「你這什麼態度!可以這樣對爸爸嗎?」「你怎麼會這麼沒有禮貌,我平常是怎麼教你的」....等,用極度不滿的講法去批評孩子,為了就是要讓孩子知道他這個行為是有多麼的不對。幸好在多年前已經在親子溝通這一塊領悟的我,知道要用「不要去批評孩子的行為,而是要說出自己內心的感覺」這個大原則去跟孩子溝通。像是,孩子不吃飯,不是說「你現在不吃,等一下餓死算了。」或是「我怎麼會有你這麼糟塌食物的小孩阿。」而是要說「你現在不吃飯,爸爸擔心你等一下沒有體力玩耶」「等一下飯菜都收起來,那你到時候肚子餓了沒東西吃怎麼辦?」用自己內心的感覺去跟孩子講,孩子才比較可以了解爸爸媽媽是因為愛他所以才希望他去做這件事,而不是只是在恐嚇或威脅他。而且相信這樣的孩子,長大後也會用相同的態度,會跟父母說出自己的內心感覺。

 

於是我立馬起身,幾個箭步就跑到澤澤的旁邊,拉住了他的手臂。澤澤硬是想要掙脫繼續往前走,我就說:「兒子,爸爸只要跟你說幾句話就好。」於是澤澤停了下來,看著我。

 

澤爸用緩和的語氣說:「兒子阿~你有聽到爸爸在叫你嗎?」

 

澤澤點點頭,但就是不說話。

 

澤爸:「那你聽到了我在叫你,但是你卻都不理我,你知道你這樣爸爸會很難過嗎?」

 

澤澤聽到了這句,負氣的臉立刻就消失了。

 

澤爸:「不管你有多生氣,爸爸在叫你,至少看著我,然後回個幾聲,不要都不理我,好不好。」

 

澤澤帶點溫柔的小小聲:「好。」

 

澤爸:「就像爸爸即使在生氣,你跟我講話的時候,我也都會回應你阿~對不對。」

 

澤澤:「對!」

 

澤爸:「好啦~沒事了,你去玩吧。」

 

澤澤:「好。」說完,彷彿沒事般低跑去玩了。

 

就這樣~差一點因為一根棒棒糖而引發的親子大戰,落幕了!!

--

歡迎加入澤爸的Facebook粉絲團

 

 

image 

全站熱搜

mewe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