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你怎麼會這麼調皮啊?!」
「媽媽講的話你怎麼都不聽呢?!
「你這個孩子怎麼會這麼不乖、這麼不聽話。」
「這個孩子寫功課就是不專心!」
「爬上去很危險,你一定會跌倒。」
「那個某某家的小孩就是愛說謊,一定要改,不然以後會如何如何。」
「那個孩子一定有暴力傾向,少跟他往來。」
......
試想看看,在與孩子的相處過程中,我們加了多少「極度主觀」的想法,投射在自己的孩子還有別人的孩子身上。
把這些「自我早已認定,但其實尚未發生的事情」,包裝成「關心及建議」,硬給孩子們貼上標籤,特別是「負面標籤」。
「調皮」、「壞學生」、「愛說謊」、「愛打架」、「放牛班」.......等
其實,很多時候的初期,孩子只是出自於好玩,但是被貼上這些「負面標籤」之後,反而讓這些負面的行為越趨越嚴重。
 
像是,哥哥好玩踢了妹妹的屁股一下,妹妹大哭了,媽媽聽到哭聲就跑來大罵哥哥:「你怎麼這麼愛欺負你妹妹阿!」。
原本只是一時好玩的哥哥被媽媽貼上了「愛欺負妹妹」的負面標籤,結果後來真的很愛去欺負妹妹了。
媽媽的原意是想要孩子更好,不希望哥哥去欺負妹妹,但是卻說了負面的話,反而卻適得其反。
 
所以,我們應該要在話語跟行為當中,幫孩子貼上正面標籤,
像是「調皮」--> 「活潑」、「不聽話」--> 「勇於嘗試」...等,
用正向的詞句、正面的標籤去跟孩子相處,這樣才是引導孩子的最佳方法。

你今天有幫孩子貼上「正面標籤」了嗎?!
 
By澤爸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本文摘入於人本教育札記2012年四月號

一九六零年代以降,社會學家發展了一種解釋偏差行為的理論,稱為「標籤理論(labeling theory)」。這個理論大約的意思是:人多多少少會做出不符社會規範的行為,這些個行為未必會演變成嚴重的犯罪。不過,若所處群體(例如學校、同儕甚至國家機器)把這個行為人貼上某一個「負面標籤」,這個標籤所形成的社會及心理壓力,最後會反過頭來影響這個人的自我認同,趨策這個人做出符合標籤的行為,而使這樣的行為愈演愈烈。

這幾十年來,不限於犯罪或者偏差行為的研究,包括社會刻板印象、社會污名化、精神疾病患者的社會適應、身心障礙者的自我認同和社會參與,甚至同性戀研究,都有受到這個理論的影響,或向這個理論借光。

有一本童書,其實可以算是標籤理論的入門教材,我覺得很適合讓為人父母者自我反省,也很適合拿來跟孩子討論。這本書是John Burningham的作品《愛德華多,全世界最可怕的男孩(Edwardo, The Horriblest Boy in the Whole Wild World)》。
 
故事開始時,愛德華多是個一般般的男孩,他起床刷牙洗臉上學玩耍吃飯睡覺,但他偶爾會踢踢東西,大人說,「愛德華多,你怎麼那麼粗魯?你真是全世界最粗魯的男孩!」於是,愛德華多愈來愈粗魯。
和其他孩子一樣,愛德華多有時會大聲小聲,大人說,「愛德華多,你怎麼那麼吵?你真是全世界最吵的男孩!」於是,愛德華多愈來愈吵。接下來的故事,你可能已經可以猜到了,連接的小事情大標籤,愛德華多愈來愈壞心、愈來愈殘忍、愈來愈亂、愈來愈髒,終於,他變成全世界最可怕的男孩。

直到有一天,他踢了一個花盆,卻剛好把那花種到園裡,大人說,「愛德華多,你園藝挺在行?」於是,他開始幫厝邊頭尾整理花園。他拿水潑了條狗,卻剛好幫上這條不願洗澡的狗,大人說,「愛德華多,你挺愛動物?」慢慢,他開始幫朋友們照顧寵物。他丟掉的東西剛好進了捐獻車、他推倒的小孩剛好閃過落下的吊燈,甚至他的大吼小叫都剛好把逃脫的獅子嚇回動物園裡,愛德華多變得有愛心、關懷弱小、見義勇為。

雖然偶爾還是會髒會亂會吵會粗魯會壞心,但愛德華多現在是全世界最可愛的男孩。

我老婆大學時曾到台北市某國中輔導室實習,遇到一個「聽說問題很大的學生」,照她說,長得清秀(還小,不然就俊美了),髮型帥氣。老婆第一次看他走進輔導室,被那頭髮吸引,稱讚他頭髮好帥,他驕傲地回答:「我自己剪的!」他們談完話,小帥哥才踏出輔導室,老婆卻聽到外面其他老師一片罵聲:「你那個什麼頭髮,搞什麼東西!」

在實習的期間老婆跟這個小帥哥談過幾次,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有稱讚過他的頭髮,小帥哥竟願意信任這個實習菜鳥,跟她分享自己的故事。照他說,他國小時原本功課都很好,第一名第二名的,有一次他去上廁所,遇到學長在抽菸,他出於好奇地試了一下,好死不死第一次就被訓導主任捉到。那天,夏天,熱昏人的天氣,他和這幾個學長被罰站在操場中央站一整天,訓導主任向全校廣播,說,看,站在操場這幾個,就是壞學生,大家不要跟他們玩。那天之後,小帥哥突然間領了「壞學生」的頭銜,突然間沒有了朋友,他想,都這樣了,那就當壞學生吧,抽菸、弄頭髮、無照騎車。

實習的時間很短,老婆還來不及真的「幫上什麼忙」就結束了,她並不知道這個小帥哥後來怎麼了,但她說,他曾說他想學改車,或者想當髮型設計師。

到底髮型設計師、改機車的學徒,跟罰學生站操場站一天還廣播叫其他人不要跟「壞學生」玩的訓導主任,哪一個才是社會問題?

如果我們這些大人......

書名:《愛德華多,全世界最可怕的男孩(Edwardo, The Horriblest Boy in the Whole Wild World)》
故事繪圖:John Burningham
出版:Red Fox,2007

本書有漢譯:艾德華 - 世界上最恐怖的男孩

全站熱搜

mewe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